首頁
 
  常見問題 > 認識佛教  
 
 
認識佛教
 
認識佛教
  • 常見問題
  • 認識佛教
其他內容:
 
 
原始的僧團

無標題文件

佛陀的十大弟子

  佛陀的十大弟子,在僧團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他們重視修持,熱心弘法,各有不同的專長,現在分說如下:

一、舍利弗尊者

  智慧第一   舍利弗尊者是摩揭陀國人,父親提舍是婆羅門教有名的論師。
舍利弗自幼聰敏過人,通解外道的一切經書。二十歲,出外尋師訪道,拜一個著名的外道為師,目犍連是他的好同學。
兩人後來離開老師,自立門戶,招收了很多弟子。有一天,舍利弗聽到馬勝比丘講說緣起法的佛理,大為佩服。於是聯同目犍和弟子二百人,來到竹林精舍皈依佛陀。自此之後,僧團力量大大增強,而智慧過人的舍利弗深受佛陀器重。

監建精舍   舍利弗不僅精通各種宗教哲學,還是一位著名的建築師,祇園精舍就是由他設計和監督下建成的。精舍規模宏大,是當時舍衛城著名的建築羣。在施工期間,外道不斷破壞,舍利弗運用他的智慧,使他們紛紛皈依佛陀,為佛陀在舍衛城的教化工作奠定良好的基礎。

團結僧眾   舍利弗充當佛陀的侍者,長達二十年之久,由於他有過人的智慧,所以常常代佛陀說法,僧團碰到重大的難題,都是由他來解決,如佛陀晚年,有五百位意志不堅定的比丘,由於貪圖國王豐厚的供養及受人煽動而變節。舍利弗跑到他們那裏說:
「你們出家是為了接受別人的供養,還是為了修道呢﹖為了滿足物欲而背棄正道,難道不覺得可耻嗎?」在舍利弗嚴正的指責下,他們立即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因而重新投進佛陀的懷抱去。
舍利弗對維護僧團的統一和團結,實在功不可沒,因此獲得佛陀的讚揚和僧眾的尊敬。

二、目犍連尊者

神通第一   佛陀的出家弟子中有神通的很多,而目犍連被推為神通第一,是因為他在弘法時,屢顯神通的緣故。
救度亡母   他運用天眼,既看到「天人」享樂的情形,也看到眾鬼遭受惡報的現象。有一次,他運用神通力看到亡母墮在餓鬼道受苦,於是請求佛陀拯救。佛說他的母親生 前造了太重的語業,指示他必須供養十方僧眾,使她藉此福德,超脫餓鬼道的痛苦。而為紀念目犍連救母這一天,亦相沿成為「盂蘭盆節」。
為教捐軀   目犍連一生努力地弘揚佛法,以致遭受外的嫉妒,而由於他前世以捕魚為生,殺生的惡業要了結。所以後來在一次弘法中,被外道殺害,成為佛教史上第一位殉 道者。當尊者將入涅槃的時候,阿闍世王曾經下令嚴懲兇手,也被尊者勸止,他明白到雖精於神通,也不可避免惡報 。可見任何人也不能逃避因果報應的。

三、富樓那尊者

  說法第一   富樓那出身富有,得父母疼愛。
當他聽了佛陀的教法,便理解到世間的愛和金錢,都不是永恆的,終有別離失散的時候,於是毅然出家追隨佛陀。
他遇事冷靜,為人穩重,但對弘法卻十分熱心,講道時,議論滔滔,聽眾無不深受感動。
熱心弘法   有一天,富樓那在森林遇到幾位隱居的比丘,他恭敬地說:
「你們高尚的人格,真是令人敬佩啊!但是你們為甚麼不遵照佛陀的囑咐,到社會裏去弘揚佛法呢?」
「尊者!我們何嘗沒有這樣想呢?但是眾生又愚痴又固執,只顧著享樂,對我們的好意根本不屑一顧,實在感到無能為力了!」
富樓那知道他門一定是在弘法時受過挫折,因而心灰意冷,於是鼓勵他們說:
「如果教化眾生是輕而易舉的事,那便毋需我們了。還是讓我們一同為這神聖的使命努力,不要辜負佛陀的厚望啊!」
這兩位隱居者在尊者的鼓勵之下,再次建立起弘法利生的決心。
其後,他到一個落後地區去弘法,那裏民風強悍,排外心重。可是富樓那毫不畏懼,先和土人一起生活,他懂得醫理,只要聽到有人患病,便連忙趕去救治。他 又教土人讀書識字,指導他們耕種和治家的方法;到了晚上,才集合他們講解一些五戒、十善的道理。不久,便取得土人的信任,使他們都皈依了佛教。

四、須菩提尊者

解空第一   須菩提生長在一個富裕的家庭,父母對他十分愛護。他從小便樂善好施,也愛思索宇宙人生的問題。
有一次,佛陀來到須菩提的故鄉弘法,他的父母跟隨鄉人都皈依了佛陀,並恭請佛陀到他的家中來供養。須菩提亦藉此得聞佛陀的教法,深受感動,因而出家。
在佛陀的弟子中,須菩提是最懂得「空」的道理。
空的義理   有一次,一個有學問的婆羅門問須菩提:
「世上的事物,明明是存在的,怎麼反而說是空的呢?」
須菩提指着一座房子說:
「請看,這座房子明明是存在的!不過,如果把磚、瓦、木、石都分了開來,試問這座房子的外形還存在嗎﹖說它「空」,並不是否定外相的存在,而是說世間一切都是依因、緣和合而存在的;緣聚則生,緣散則滅,這便是「空」的意義了。」
那位外道聽了,無話可說,連忙離去了。

五、迦旃延尊者

議論第一   迦旃延的父親是一位國師,有權勢,有財富。舅父是有名的修道者阿私陀。他天資聰穎,通曉一切婆羅門經典,同時社會地位很高,受人尊敬,與他往來的都是著名的外道。
皈依佛陀後,他在僧伽中很有推動作用,加上他辯才無礙,長於議論,在各地弘法時,外道都難不到他。甚至國王和一些著名的婆羅門向他問難,只消幾句話,便能夠令對方心悅誠服。
滔滔雄辯  一位頑固守舊的國王對尊者說:
「你本來屬於最尊貴的婆羅門階級,而現在卻去做一個剎帝利的弟子,不覺得可惜嗎?」
「大王,如果把職業劃分成宗教、政治、商業、農、工等類別,那是無可厚非的,但如果形成階級而強分優劣,則全不合理。在每一個階級都有好人和壞人,因此人的貴賤,只應該依據品德修養來評價。能夠為善修道,便是最尊貴的了。」尊者溫和地加以解釋。
國王終於醒悟過來,也皈依佛陀作在家的弟子 。

六、摩訶迦葉尊者

頭陀第一   摩訶迦葉生於摩陀國,是一位大富豪的獨生子。三十多歲時,常到竹林精舍聽佛說法,皈依了佛陀。
出家之後,捨棄繁華,潛心修道,直至晚年還過着極嚴謹的頭陀生活,一日一食,沿門托缽,並且常在樹下修習禪定,受到大眾的愛戴。
佛分半座   有一次,佛陀見到摩訶迦葉到來,讓出半個座位說:
「摩訶迦葉,你坐到這裏來吧!」
在座的人都感到很驚訝,佛陀並稱讚摩訶迦葉精進修道,今生假使遇不到佛陀,自己也可以解脫生死。從佛陀這番話,可見摩訶迦葉在僧團中的重要性。
領導結集   舍利弗與目犍連先於世尊逝世,這是僧伽的大損失。佛滅後僧伽中內有分化,外有破壞,面臨解體的危機,這時全靠德高望重的摩訶迦葉來肩負重任了。佛滅度後九十天,他更召集各大弟子在畢波羅窟舉行第一次遺教結集,並誦出論藏,他對佛法的保存,居功至偉。

七、阿那律尊者

天眼第一   阿那律是佛陀的堂弟。佛陀成道後,回到故鄉迦毘羅衛城說法,當時很多王族中人都來皈依,阿那律也因此而出家。
初期,他不能適應出家的生活,佛陀講經,他竟然打瞌睡。佛陀稍加告誡,他深感慚愧,從此不再睡眠,日夜精勤修道,以致雙目失明。他雖然失明,卻絕不懊惱,更加努力修道,不為外界事物所擾,終於得到了天眼通,僧伽中尊他為上首。
通解佛理   佛陀將入涅槃的時候,對大眾作了最後的訓示,但還不放心,再次問道:
「你們對於我所證悟的四諦、十二因緣等道理,還有疑問嗎?要是有的話,要盡快提出,我再為你們解說。」
大家都變得很沉默。阿那律這時恭敬合掌,代表大眾向佛陀說:
「我們對這些真理都透徹瞭解了。在世界上,太陽可以變冷,月亮可以變熱,雪山可以成為大海,大地可以變為廢墟。可是佛陀所說的四諦、十二因緣等教法,卻不可有絲毫的改變。」
阿那律這番堅定的答話,使佛陀感到安慰。

八、優波離尊者

  持戒第一   優波離是一個賤民,在階級制度森嚴的印度社會裏,生活淒苦。幸而優波離學了一門手藝,到迦毘羅衛城的王宮裏當理髮師。因為他心地善良、誠實,所以宮中的小王子都喜歡他。
當佛陀回鄉說法,七位王子便帶了優波離偷出宮門去找佛陀,後來王子們都出家了,他不敢單獨回宮,也跟着一起出家。在當時階級懸殊的社會裏,一個首陀羅能夠和王子一同出家,實屬一件破天荒的事。
在僧伽中,優波離最注重行、坐、臥的威儀,佛陀制定的戒律,他都能一一遵守,從不違犯,所以公推他為持戒第一。有些比丘、比丘尼對戒律有不明白的地方,往往都向這位尊者請教。因此,在戒律方面,他實在是一位權威。
排難解紛   僧團中若發生爭執,佛陀每次總是派他去調解。由於他熟悉戒律,又處事公正,很多僧眾知道優波離到來,都自願和解,因此,很多爭執往往都因他而化解於無形,他真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和平使者。
結集律藏   佛陀滅度後,第一次結集遺教,大家都請他誦出律藏,他對每一條戒律的條目及制訂情況,都能清楚說明,功勞很大。

九、阿難陀尊者

多聞第一   阿難陀是佛陀的堂弟,年紀很小就歸佛出家。佛陀晚年,需要一位隨身的侍者。由於阿難陀不單年輕,而且謙虛溫馴,記憶力又好,因此被選為佛陀的侍者,以後經常跟隨佛陀到各地弘法,又聞法不忘,有多聞第一的稱號。
他在侍奉佛陀的二十七年中,總能盡力幫助別人,任何人到來參拜佛陀,他總能安排適當的時間,滿足各人的願望,因此深得大眾的尊敬和愛戴。
結集經藏   佛滅度後,他便趕去王舍城參加摩訶迦葉尊者領導的結集,在會上出了經藏,並答覆大眾的詢問。能夠有經典流傳,阿難陀實在功不可沒。
領導大眾   他在六十六歲的時候,繼摩訶迦葉尊者之後成為僧團的領導,一直活到一百二十歲時才離開人間。

十、羅睺羅尊者

  密行第一   羅睺羅是佛陀的獨生子,一直在宮中生活,很得祖父淨飯王的鍾愛,希望他能繼承王位。佛陀成道之後,回到故鄉迦毘羅衛城向親族說法,王族中人有不少出家,羅睺羅見到慈祥的佛陀,便出家去了。
舍利弗做了他的戒師,由於他年紀很輕,只能受沙彌十戒,這就是僧伽中有沙彌的開始直到二十歲,佛陀才允許他受比丘戒。
改過遷善   初出家的羅睺羅依舊十分頑皮,佛陀在竹林精舍,他騙人說佛陀去了別處,常常弄得別人作無謂的奔跑。這些事傳到佛陀耳裏,便要好好教誡他。有一次,佛陀指著洗脚的盆對羅 睺羅說:
「你拿這個盆去盛飯吃吧!」
「佛陀,洗脚盆不清潔,不可以盛載食物!」羅睺羅回答說。
佛陀懇切、嚴厲地對他說:
「你不修戒、定、慧,身、心充滿污垢,不是和這個盆子一樣嗎?清淨的佛法裝到你心裏又有甚麼用呢?如果你仍不改過,結果誰也不愛護你;死後還要墮在三惡中受苦呢!」
羅睺羅慚愧得無地自容,從此以後嚴於密行持戒,默默地修道,成為密行第一的聖者。

節錄自 香港佛教聯合會 佛學課本

 
 
 
  返回
 
 
 
 
  Copyright © 2022 香港佛教聯合會 The Hong Kong Buddhist Association 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 並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