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常見問題 > 認識佛教  
 
 
認識佛教
 
認識佛教
  • 常見問題
  • 認識佛教
其他內容:
 
 
《中論‧觀有無品》

無標題文件

【題義】

  在西元二三世紀間, 各種大乘佛經逐漸面世, 很多有學問的論師把它們組織整理, 漸漸形成各個不同的學派, 而最先取得巨大成果的, 便是龍樹菩薩。
《中論》原名《中觀論》, 是龍樹早期的作品, 也是他最具代表性的著作。 龍樹把《般若經》的「緣生性空」的觀念作為自己思想上的前導, 而建立一個完善的理論體系。 全書共有五百頌, 分為二十七品;分別討論了二十七個問題, 對常時印度各學派和佛教內部的錯誤觀念, 逐一加以破斥, 並運用否定的方法去顯示他的中道理想。 而他這種抓緊對方的矛盾, 從正、反兩方面去破斥的「兩難法」, 固然顯示了他敏銳的思辨能力, 也反映出他所主張的中道, 是超越語言、概念的束縛, 才可以達至「無所得」的解脫境界。 他這種獨特的中道思想, 不僅是印度中觀學派的根本立場, 也是我國三論宗所依據的主要論點。
《中論》是以偈頌的形式寫成, 每頌四句, 每句五個字。 註釋書很多, 據說龍樹也曾經為本論造了註解, 但沒有翻譯過來;現我們所能讀到而較為重要的, 是四世紀印度人青目的註釋和我國隋代吉藏法師所著的中論疏》十卷。
本課所選的觀有無品》, 主要是探索事物存在的狀態 ── 其中有沒有固定的自性, 這問題關乎整個中觀思想的建立, 是極為重要的。

 

【作者】

  龍樹菩薩(約一五零 ── 二五零), 出生於南印度的婆羅門家庭。 他自幼就很聰明, 不僅精通四吠陀典籍, 甚至連天文地理和各種道術也無不通曉, 青年時便成為婆羅門教的學者, 後來由於領悟到愛欲是一切苦惱的根本, 而他原有的信仰, 又不能滿足他的需要, 因此決意改信佛教, 於是北上喜馬拉雅山, 進入一所佛塔內受戒出家。
出家不久, 便精通一切小乘典籍, 但仍然未感到滿足。 其後, 有一位老比丘把大乘的經典傳授給他, 使他眼界大開, 從此和外道辯論, 都獲得勝利, 於是周遊印度各地, 立志搜求其他大乘經典;據說一位大龍菩薩把他帶往龍宮, 傳給他大量深奧的大乘經典, 對他日後的學問有很大的幫助。
龍樹後來回到南印度, 當時的國王信奉婆羅門教, 攻擊佛法, 他於是前往教化, 使國王改信佛教, 並以佛法來輔助王政, 著有勸誡王誦寶行王正論。 龍樹此後大力弘揚佛法, 使大乘般若性空學說風靡全印, 形成佛教的黃金時代, 有第二釋迦的稱。
此外, 根據密宗的資料, 龍樹還打開了鐵塔, 面見金剛薩埵, 把大日如來所說的大日經金剛頂經流傳於世, 成為密宗的祖師。
綜合以上的種種傳說, 可見龍樹不但是大乘佛經的發現和搜集者, 也是大乘思想的整理者。
龍樹晚年隱居在黑蜂山上, 弟子以提婆和龍智最為著名。 他的作品很多, 被稱為「千部論王」, 其中以中論十二門論大智度論十住毘婆沙論最有代表。 他的作品在南北朝時, 由鳩摩羅什法師翻譯來中國, 對我國的佛學思想影響巨大, 被尊稱為「大乘八宗的祖師」。他的《中論》、《十二門論》, 和提婆的《百論》合稱為「三論」, 是大乘空宗的基本論典, 也是我國三論宗所依據的典籍。

 

  眾緣中有性, 是事則不然;性從眾緣出, 即名為作法。

  性若是作者, 云何有此義?性名為無作, 不待異法成。

  法若無自性, 云何有他性?自性於他性, 亦名為他性。

  離自性、他性, 何得更有法?若有自、他性, 諸法則得成。

  有若不成者, 無云何可成?因有有法故, 有壞名為無。

  若人見有、無,見自性、他性;如是則不見, 佛法真實義。

  佛能滅有、無, 如《化迦旃延經》中之所說,離有亦離無。

  若法實有性, 後則不應無;性若有異相, 是事終不然。

  若法實有性, 云何而可異? 若法實無性, 云何而可異?

  定有則着常, 定無則着斷。是故有智慧者, 不應着有、無。

十一

  若法有定性非無, 則是常;先有而今無, 是則為斷滅。

 

【分析】

  第一頌 本頌是觀有無品》的總網要。
龍樹首先開宗明義指出, 佛教基於緣生的觀點, 是絕不承認事物有固定的自性的。 既然一切事物都是從緣而生的, 如果它們是有自性的話, 這個自性也必然是從緣而生的, 亦即是頌中所稱的「作法」。
第二頌 龍樹陳述出佛教不能接受萬物有自性的理由。
「自性」的定義, 便是非因、緣所成的固有實體。 因此, 自性和緣起的觀念是矛盾不能並存的。
第三頌 本頌是運用類比的方法, 去推論一切事物也是無自性的。
實我的觀念雖然不成立, 但恐防說一切有部的學者仍然堅持構成假我的四大、五蘊等法和外道所相信的梵天卻是有自性的, 因此再用類比的方法去破除他們的謬誤。 由於執着自己所固有的實體, 稱為自性;其他事物的自性, 對於自己來說, 便稱為他性, 這只是所處的位置不同吧了!因此, 當破除了自性的執着之後, 我們便可以用類比的方法, 了悟到其他事物也不可能有自性, 也就是說, 不但沒自性沒有、他性也是不存在的。
第四頌 龍樹在這裏作一個小結, 自性和他性已經概括一切事物的存在。 因此, 否定自性、他性, 也就是把一切的執着完全掃除了。
第五頌 龍樹從本頌開始, 闡釋執着「無自性」也是不能接受的。
佛陀為了破除我們對自性的執着, 從緣生的觀點, 提出一切法都是「無自性」這個概念。 然而, 部分小乘學者卻不能體會其中的真意, 以為「無自性」便是最後的結論;甚至連因、緣所成的一切現象, 也一併否定, 變成了「惡取空着」。
為什么執着「無自性」是不對的呢?因為當你提及到「無」這個概念的時候, 必然設想它原先是存在過的,只不過後來毀滅變成「無」吧了!
第六頌 本頌指出透徹了解緣起觀念的人,是不會執着有和無的。 如果執着實有「自性」或實有「無自性」或實有「他性」這就領悟不到佛法的真義了。
第七頌 龍樹指出他所提倡的中觀思想, 並不是個人所臆測出來的, 他援引雜阿含經》釋尊化度十大弟子之一的迦旃尊者的話, 佛陀指出所謂正見, 是不執着有、無兩個極端的中道思想。 而雜阿含經是小乘佛教所崇奉的根本典籍,
第八頌 本頌從世間一切法會變異的事實, 及證一切法是沒有固定不變的自性的, 因為假如有自性, 一切法就不會發生變異, 甚至從有而無了。
第九頌 本頌指出無論執着實有自性或實無自性, 都是錯誤的, 因為如果實有自性, 一切法不可能變異, 這如上一頌所說;如果實無自性, 就連因緣所成的現象也不否定, 那又何必再說變異不變異。
第十頌 本頌再進一步指出, 執着自性的有、無, 必然會落入常見和斷見兩種邪見。
如果宇宙萬物各有獨立而固定的自性, 則萬事萬物便不可能有生滅變化, 整個宇宙應該死寂和僵化, 這種「常見」是明顯地違反了我們的經驗。 另一方面, 如果這個自性會由「有」變為「無的話, 固然不符合自性的定義;也不合乎佛教的因緣法, 因為一切事物不會無因無緣而生,而所謂「緣散而滅」,並不是說它徹底地毀滅掉, 只是轉作其他事物的因、緣吧了!可見執着自性會變為無, 便又陷於「斷見」的錯誤之中。 因此龍樹指出佛菩薩決不會執着自性的有、無, 不致成為常見和斷見的論者。
第十一頌 經過對自性、他性、和有、無各方面的檢討,對方已經完全沒有反駁的餘地, 本頌最後總結前面十首頌, 指出執着「有自性」, 便會演變為常見;執着「無自性」,也會演變成斷見。 這樣固然違反因緣法, 亦喪失了佛教徒的立場, 與外教的信徒完全沒有分別了。

節錄自 香港佛教聯合會 佛學課本

 
 
 
  返回
 
 
 
 
  Copyright © 2022 香港佛教聯合會 The Hong Kong Buddhist Association 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 並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