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常見問題 > 認識佛教  
 
 
認識佛教
 
認識佛教
  • 常見問題
  • 認識佛教
其他內容:
 
 
大乘玄論二諦義選

無標題文件

【題 義】
  『大乘』是相對於小乘而設立的稱謂。在印度,大乘思想是指般若、中觀唯識和如來藏等思想。最早的般若思想約開始於公元前後,對菩薩修行的方法和目標,都有新的觀點,並強調以佛陀為榜樣 ,最終達至成佛的理想。在中國,大乘思想則指南北朝時期的地論師、攝論師、成實師〈其實應屬小乘教〉及後來形成的三論、天台、法相等宗派的思想。這裏『大乘』是指南北朝時期流行的大乘思想 ,即『大乘玄論』探討有關二諦、佛性、涅槃等問題的思想。『玄』是深奧、幽深的意思。『二諦義選』是『大乘玄論』所探討的八大類內容中的第一類,即論述真俗二諦的思想,此處只是節錄其中吉藏分析二諦思想的一部份 ,故說為『二諦義選』。〈有關吉藏的二諦思想請參閱本文的分析〉
  『大乘玄論』是吉藏晚年的著述,由後人輯錄而成,全書以三論宗空觀中道的基本精神論述大乘佛法,並博採不同經論和南北朝諸師的學說,而一一加以評論;內容分為二諦義、八不義 、佛性義、一乘義、涅槃義、二智義、教跡義和論跡義等八大類,對南北朝時期佛學界所熱烈探討的問題,站在三論宗的立場提出了超卓、精深的剖析,是理解三論宗思想的重要典籍之一。

【作 者】
  吉藏〈五四九── 六二三〉隋唐時僧人,三論宗的創立者。俗姓安,本安息人,先祖已定居金陵,約三、四歲時,其父帶他見真諦法師,法師為他取名『吉藏』,又常隨父親到興皇寺聽圣朗講三論 ,幼年隨法朗出家,十九歲學有成就,善講經論,後於會稽〈今淅江紹興縣〉,嘉祥寺講法,人稱『嘉祥大師』。後受隨煬帝的邀請,入住長安日嚴寺,大概在這段期間完成三論的注疏 ,創立三論宗。唐初,高祖在長安設十大德管理僧眾,吉藏亦入選。他的著述豐富,主要有『中論疏』、『百論疏』、『十二門論疏』、『二諦義』、『大乘玄論』、『三論玄義 』和『華法經玄論』等,是中國著述最多的僧人之一。
  二諦,蓋是言教之通詮,相待之假稱,虛寂之妙實,窮中道之極號。明如來常依二諦說法:一者世諦,二者第一義諦。故二諦唯是教門,不關境理,而學者有其巧拙,遂有得失之異。所以若有巧方便慧 ,學此二諦,成無所得;無巧方便慧學教,即成有所得。……
  問:『攝領、興皇何以言教為諦耶?』
  答:『有其深意,為對由來以理為諦故,對緣假說。』
  問:『中論』云:諸佛依二諦說法;『涅槃經』云:隨順眾生,故說二諦。是何諦耶?』
  答:『能依是教諦,所依是於諦』
  問:『何意開凡聖二於諦耶?』
  答:『示凡聖得失,令轉凡成聖。』
  問:『於諦為失者,何以言諦耶?』
  答:論文自解。『諸法性空,世間顛倒謂有,於世人為實,名之為諦;諸賢聖真知顛倒性空,於聖人是實,名之為諦。此即二於諦。諸佛依此而說,名為教諦耳。』
  問:『教若為名諦耶?』
  答:『有數意:一者依實而說故,所說亦實,是故名諦;二者如來誠諦之言,是故名諦;三者說有無數,實能表道,是故名諦;四者說法實能利緣,是故名諦;五者說不顛倒,是故名諦。與他家異有……他但以有為世諦 ;空為真諦。今明:若有若空,皆是世諦;非空非有,始名真諦。三者:空、有為二,非空、有為不二;二與不二,皆是世諦;非二非不二,名為真諦。四者:此三種二諦皆是教門,說此三門 ,為令悟不三,無所依得始名為理。』
  問:『前三皆是世諦,不三為真諦?』
  答:『如此』。
  問:『若爾,理與教何異?』
  答:『自有二諦為教,不二為理。皆是轉側適緣無所防也。』
  問:『何故作此四重二諦耶?』
  答:『對毗曇事理二諦,明第一重空有二諦。二者、對成論師空有二諦。汝空有二諦,是我俗諦;非空非有方是真諦。故有第二重二諦也。三者、對大乘師依他、分別二為俗諦;依他無生 、分別無相、不二真實性為真諦。今明:若二若不二,皆是我宗俗諦;非二非不二,方是真諦。故有第三重二諦。四者、大乘師復言:三性是俗,三無性非安立諦為真諦。故今明:汝依他分別二 、真實不二是安立諦,非二非不二,三無性非安立諦皆是我俗諦,言忘慮絕方是真諦。

【分 析】
  本篇內容可分為三部份。
  第一部份由『二諦者』至『成有所得』。首先吉藏以三論宗的立場分析二諦的性質,指出二諦的本質就是佛陀以語言假設的教化,但這些教化有窮究離言中道的功用。其次三論宗強調二諦是為了教說的方便才建立的 ,並不是對向於所了解的境與理而說有真諦俗諦。從南北朝以來,那些缺乏巧方便慧的人,才把二諦看成為與境理有關;若果具有巧方便慧的智者,便不會著於境理,而能夠了解二諦只是導引眾生達至離言中道的方法。
  第二部份由『問:攝嶺、興皇』至『五者說不顛倒,是故名諦』。這部份可分為兩個重點:一、說明『教二諦』和『於二諦』及二者關係;二、、教二諦名為『諦』的原因。
  這部份首先陳述三論宗自僧朗以來,已經主張二諦是『對緣假說』的,無論在龍樹『中論』,抑或『涅槃經』裏也可找到證明,而且吉藏在『教二諦』外更提出『於二諦』的說法 ,認為眾生的心靈境界有差異,對真理的把握便有不同,因此有『諸法性空,世間顛倒謂有』的『凡夫於』;與『諸賢聖真知顛倒性空』的『聖人於』等兩層境界。這兩種於諦的出現 ,是對向於眾生不同的認識能力,而有各自認為的諦理,這就是所謂『於二諦』。吉藏認為對向不同根性的人,便有適合他們的言教,故說:『能依是教諦〈言教二諦〉,所依是於諦 〈於二諦〉。即是說能夠表達道理的教諦,教諦的內容要依眾生的根機而有真、俗的差異,這便是所依的於諦。
  其次,說明『教諦』稱為『諦』的理由有五義:一、依真實的道理而立說。二、如來的教化是真實的、不虛假的。三、指能將真理恰當地表達出來。四、說教諦真實地有助眾生的修行。五 、教諦的施設是與真實相應,而不顛倒。
  第三部份由『他家異有』至『言忘慮絕方是真諦』。這裏可分兩方面來說:第一方面明他家對二諦理解的種種錯誤,因而建立吉藏的『四重二諦』學說,最後顯明無所依的理體才是真諦。第二方面指出開展 『四重二諦』的理由,此乃針對南北朝以來,毗曇師、成論師、攝論師和地論師在不同層面上把二諦構成相待的關係,而最終還是墮入俗諦,不能進入理體的最後真實,故只有三論師能顯示一切相待的施設都是俗諦 ,只有『言忘慮絕』不可詮表的真實才是真諦;這亦即本篇主旨所在。

節錄自 香港佛教聯合會 佛學課本

 
 
 
  返回
 
 
 
 
  Copyright © 2022 香港佛教聯合會 The Hong Kong Buddhist Association 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 並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