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發佈  
 
 
新聞發佈
 
 
 
覺真長老示寂追思
慈悲無盡,大覺歸真
追思一代高僧上覺下真長老
日期: 2015年3月19日

慈悲無盡,大覺歸真
追思一代高僧上覺下真長老

原廣東潮州嶺東佛學院副院長,香港佛教僧伽學院執行副院長,香港佛教聯合會宗教事務監督,現任遼寧大學永惺佛學研究中心研修學苑院長,香港東林念佛堂首座,安徽廣德紫金寺名譽方丈,《世界佛教論壇》總編輯,臨濟正宗第四十五世正傳,上覺下真長老於2015年3月16日上午11時安詳示寂,世壽83歲,僧臘72春,戒臘61秋。一代高僧,撒手西歸,香爐頓冷,海天同悲,噩耗傳來,四眾殊感悼惜,人天咸表哀慟。謹錄長老生平行狀於茲,以誌哀思與孺慕。

童真入道,宿具慧根

覺真長老俗家姓李,名中流,1934年9月9日生於江蘇南通,少年出家,童真入道。十一歲那年小學畢業,正趕上抗日戰爭最艱難的時期,全家疲於逃難,居無定所。作為家中唯一的兒子,長老童年生活幾乎是在顛沛流離中度過的。後來,父母將他送到當時南通著名寺廟——如皋定慧寺,依諦融法師出家。他資質聰穎,好學不倦,遍閱三藏,通達經論。後來,先後就讀於如皋中學、南通中學。高中畢業後,覺真長老考入上海靜安寺佛學院,親近持松法師、白聖法師等大德,與聖嚴法師、了中法師等高僧結下了深厚的同窗法誼。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長老先後就讀於華東軍政大學,廣州中山大學等高等學府,學成後長期在高等院校任教,曾任上海同濟大學、青海西寧大學等高校教授。內地落實宗教政策後,長老毅然回歸佛門,經昔日靜安寺佛學院的同窗、現世界佛教僧伽會會長了中法師的牽線,依止原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江蘇省佛協會長茗山長老為師,再次剃度出家,追隨茗山長老在蘇、浙、粵、滬等地講經弘法,飽參飽學,融會貫通。

長老一生,博聞強識,才華橫溢,儒釋道三學、經律論三藏在他口中信手拈來,如話家常。他嚴謹治學,誨人不倦,筆耕不輟,著作等身,出版專著二十餘種,海內外發表文章數百萬字。出版的專著包括《心的大學》《和諧人生》《快樂人生》《感知人生》《有容乃大》《享受人生》《當管理遇到佛學》《活出禪智慧》《素往來》等。

學貫中西,悲深願宏

覺真長老一生修持高潔,戒律嚴明,信仰堅定,佛學造詣精深,不僅在佛教界和佛教信眾中享有崇高威望, 對於儒學、古文、哲學、心理學、比較宗教學、管理學等,均有深入研究,並擅長以佛法智慧,詮釋現代經營管理。近年來,覺真長老在長江商學院、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上海交通大學、西南交通大學等高校主講佛學智慧與人生管理等系列課程,深受學員歡迎。

長老時常開示弟子,佛學就是生命管理學,就是心學,是做人的學問。學佛,就是讓我們管好自己的生命。管好生命,就要盡自己的責任,盡生命角色的責任。他善於把佛學與現實生活乃至企業經營管理結合起來,容易懂,又實用。每次演講完畢,長老總會留一些時間給在場的聽眾隨意提問。面對信眾提出的一些極為少見,不易回答的問題,這位慈眉善目的長者,會微笑著用一個個小故事,或者簡短的幾句話就將一切難題化解於無形。他在答疑解惑中,引經據典,因時契機,巧妙破題,盡顯思維的嚴密與敏捷,令人心悅誠服,如飲醍醐,如沐春風,深感受益匪淺。

覺真長老不僅是享譽兩岸四地的講經法師,而且是一位學貫中西、博古通今的學問僧。他講經說法,舉重若輕,意蘊深邃,演講中旁徵博引的詩詞、典故,甚至是數學方程式,都讓人體悟佛法於生活的無窮妙用。他的文章沒有學究氣,亦不故弄玄虛,總是情理兼融,以通俗、生動、深入淺出的風格,令人愛不釋手,回味無窮。

在弟子們的眼中,覺真長老不僅是一位卓越的佛教學者,更是一位可敬的師長,一位可親的益友。他謙虛好學,勤於寫作,以筆墨結佛緣,以字幅啟善根,孜孜不倦地啟迪後學心智,點亮弟子們心中慈悲、智慧的明燈,讓前行的路,充滿光明。

覺真長老晚年多次應邀到美國、日本、韓國及東南亞、台灣等地講經、傳戒和開展學術交流活動。2014年5月,長老受邀擔任鑒真佛教學院特聘教授、研究生導師。作為一位傾注畢生心血於佛教教育的大德法師,覺真長老坐言起行,親執教鞭,登台授課,循循善誘,度人無數,堪為菩薩道行之表率,佛子行誼之楷模。

弘化香江,功德無量

近代以來,佛教界的有識之士,逐漸懂得了培養僧才是關係「紹隆佛種」「續佛慧命」的要務,是攸關佛教前途和命運的根本大事,逐漸認識到以教育培養人才是佛教立教之本。

由香港佛教領袖覺光長老倡導,香港佛教聯合會主辦的香港佛教僧伽學院,經過長期籌備,於2002年6月正式開學,這是香港佛教界培育僧伽人才的重大舉措,是香港佛教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重大事件。

在學院的籌備過程中,覺真長老勞心勞力,功不可沒。早在 2001年,長老欣然接受香港佛教聯合會的邀請來港,為香港佛教僧伽學院的開辦展開系列籌備工作。在香港辦佛學院要面對的困難比內地及其他國家都要多。首先是缺乏有經驗而又願意擔任全職教學的佛學導師。當時,覺真長老憑著豐富的經驗和廣闊的人際網絡,協助佛聯會聘請多位法師及專家教授等組成了學院第一批教師團隊,為確保教學質素奠定了扎實的基礎。佛學院面對的另一個大問題是生源問題。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香港佛教聯合會透過國家宗教事務局、中國佛教協會的協助,在內地公開招收品學兼優的學僧來港修學,為了確保生源質量,覺真長老以耄耋之年,不辭勞苦,親自到內地接見學生,更親自護送他們來港入學。

覺真長老為人親切和藹,笑口常開,儉以自奉,厚以待人。在學僧心目中,覺真長老既是導師,又兼具家長和監護人的角色。長老與學僧們同吃同住,一起上課、做運動。為減少學僧的思鄉情緒,長老還經常參與為學僧編排每日齋菜,督促學僧寄信予朋友親人。他也會帶著學生一起出席各種佛教活動,還會帶學僧一起逛書展,選購參考書等。

2004年開始,覺真長老於香港佛教聯合會擔任宗教事務監督,為佛聯會各項弘法事務,作出了重要的貢獻。與覺真長老在佛聯會共事多年的香港佛教聯合會行政總主任張毅平居士回憶,長老是一位平易近人的長者,非常關懷同事。同事有困難時,都愛找長老傾訴,長老總是耐心聆聽並很有技巧地開解同事的心結。張毅平居士表示,長老具有悲天憫人的宗教家情懷,慕名前來佛聯會找長老開示或解惑的信眾很多,長老總是有求必應,盡力幫助他們解決生活中遇到的各種困難。

覺真長老高才博學,通古識今。在擔任香港佛教聯合會宗教事務監督期間,他多次代表佛聯會主持香港六大宗教舉辦的宗教思想交流會,亦經常舉辦講座,主持法會,參與籌備世界佛教論壇等,不時陪同覺光長老參與各項宗教聯絡事務。2011年,長老因年事已高而退休靜養。

斯人已逝,典範長存

長老涅槃,三界暗淡,哲人其萎,明燈頓滅。覺真長老雖世緣已盡,捨報西歸,但他的精神和人品,是留給我們最好的豐碑;他的音容笑貌,大德風範,將永遠地銘刻在我們的心中,鞭策和激勵四眾佛子常隨佛學,銳意進取,莊嚴國土,利樂有情。

一代高僧往矣,但一定會乘願再來,普濟群萌!

 
 
 
  返回
 
 
 
 
  Copyright © 2022 香港佛教聯合會 The Hong Kong Buddhist Association 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 並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