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 佛教一瞥

李湖江


里蘭卡︵Sri Lanka)舊稱錫蘭,以盛產寶石聞名於世,藍寶石、紅寶石、貓眼寶石等等享譽海內外,頗得上流社會諸多女性的青睞。斯里蘭卡是個風光明媚的熱帶國家,從地圖上看,就像一滴美麗的淚珠鑲嵌在印度洋上。人口兩千萬左右,大致70%是佛教徒。官方語言是僧伽羅語,「斯里蘭卡」在僧伽羅語中是「樂土」「光明富庶的土地」的意思。美麗的島嶼、神秘的古都、獨特的文化更是為其平添無窮的魅力,每一年都吸引無數的觀光客到此一遊。難怪意大利旅行家馬可波羅讚之為「世界上最美的島國」

雖然有少數的印度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徒,但是佛教是斯里蘭卡的國教。在斯里蘭卡,僧侶的地位極其崇高,人民深受佛教的熏陶,信仰十分虔誠。佛教文化滲透到民眾的日常生活之中,菩提樹、佛牙節成為斯里蘭卡獨特的文化象徵符號。

佛教傳入伴隨著智慧的故事

大約在公元前三世紀中期印度孔雀王朝時期,阿育王在用武力統一了印度北部以後皈依了佛教,從「黑阿育王」變成「白阿育王」,成為佛教的重要護法,並將佛法弘傳到世界各地。阿育王派遣他的兒子精通佛法的摩哂陀(Mahinda)長老前往斯里蘭卡傳教。

當公元前274年摩哂陀長老到達斯里蘭卡時,竟然巧遇正在打獵的國王天愛帝須(Devanampiyatissa)。絕對精彩的高手過招就上演了。為了檢測國王的智慧,摩哂陀長老連續提出了一連串的問題,而國王此時對答如流,驗證了他的機敏與聰慧。問答十分有趣:

「國王,這是一棵甚麽樹?」

「大師,這是一棵芒果樹。」

「除了這顆芒果樹外,還有別的芒果樹嗎?」

「還有許多芒果樹。」

「除了這顆芒果樹和別的芒果樹外還有其它樹嗎?」

「還有許多其它樹,大師,但那些都不是芒果樹了。」

「除了其它芒果樹和那些不是芒果樹的樹之外還有別的樹嗎?」

「那就是這棵芒果樹了,大師。」

「國王,你很敏銳,很有智慧。」

長老與國王之間的對答有點像中國佛教禪宗裡的鬥機鋒。國王皈依了摩哂陀長老之後,把御花園「大雲林園」供養給了長老,而後來成為南傳上座部佛教中心的赫赫有名的「大寺」,正是建在這個花園中。後來,應國王天愛帝須之請,摩哂陀長老的妹妹僧伽蜜多(Sanghamitta)長老尼也從印度來到斯里蘭卡,傳授比丘尼戒。從此,斯里蘭卡不但有比丘僧團而且有比丘尼僧團,擁有了完整的僧伽組織。直到公元前後,由於歷史的原因,斯里蘭卡的佛教分裂為大寺派、無畏山寺派和逝多林派。

泰國的「蘭卡佛教」與 斯里蘭卡的「暹羅佛教」

斯里蘭卡簡稱蘭卡,泰國舊稱暹羅。斯里蘭卡佛教和泰國佛教頗有淵源。

泰國的上座部佛教原本是從斯里蘭卡傳入的。從一二七七年到一三一七年素可泰王朝昆羅康琱在位時期,因禮請錫蘭大寺派僧侶來泰說法、傳戒,才將南傳上座部佛教確定為主要的信仰。所以泰國人把這一時期的佛教稱為「蘭卡佛教」

而在十三至十七世紀,斯里蘭卡遭遇葡萄牙、荷蘭等國入侵,佛教遭受重大挫折幾乎到了名存實亡的地步,一七五三年禮請泰國長老優波離等二十位比丘到斯里蘭卡傳戒並重新抄回佛經。此後斯里蘭卡佛教才又漸漸復興起來。所以斯里蘭卡人將這一時期稱為「暹羅佛教」時期。此後,「暹羅派(Siyam Nikaya)」也成為斯里蘭卡佛教派別中最大的一派,大約有一萬五千位僧人。(斯里蘭卡佛教分為三大派:除了「暹羅派」以外還有「阿摩羅布羅派(Amurapura)」不到一萬人,和「羅曼羅派(Ramanna Nikaya)」,大概六七百人。「暹羅派」比丘有一個非常顯著的特徵,那就是要剔除眉毛,因此十分容易辨認。)

菩提樹和佛牙節

我們可以說菩提樹和佛牙節是斯里蘭卡的文化象徵符號,因為佛牙和菩提樹是斯里蘭卡人最引以為豪的聖物。

先說菩提樹。據說釋迦牟尼佛是在一棵樹下打坐七日七夜,最後覩明星而悟道,證得菩提。因為巴利語Bodhi正是覺悟的意思,因此這棵樹就被命名為菩提樹,是佛教的聖物。而斯里蘭卡的菩提樹正是僧伽蜜多長老尼從釋迦牟尼佛打坐的這棵菩提樹折枝移植到斯里蘭卡而衍生出來的。母樹如今早已枯朽,然而斯里蘭卡的這棵從母樹移植的菩提樹卻依然鬱鬱蔥蔥、生機勃勃。相傳阿育王派了十八種姓數百人的隊伍跟隨僧伽蜜多來到蘭卡島日夜守護照管菩提樹,據說這棵菩提樹還因阿育王的過分珍愛而遭到王后的嫉妒呢。在斯里蘭卡無畏王時期人們還專門過一個佛教節日——澆灌菩提樹節。婦女們頭頂烈日光著腳緩緩走近菩提樹,口裡稱誦著「Sadhu、Sadhu」(音:薩度、薩度,中文譯為:善哉、善哉),然後小心翼翼地將水灑向菩提樹的根部,以此表達對佛教的虔誠求得來年家庭的一帆風順、如意吉祥。

再說佛牙節。據說釋迦牟尼佛圓寂荼毗之後,得到許多骨舍利、血舍利、髮舍利,還有幾顆佛牙舍利。而目前在全世界僅存兩顆佛牙舍利,一顆珍藏在中國北京的靈光寺,另一顆則在斯里蘭卡的康提聖牙寺。傳說佛牙原先一直在印度供奉,是被印度的公主藏在了精心設計的髮型中,千里迢迢偷偷帶到了斯里蘭卡,因此顯得格外的珍貴。一年一度的佛牙節是斯里蘭卡最隆重的節日。佛牙甚至成為王室和政府權威與合法性的來源,就連新當選的國家元首也要在佛牙殿舉行就職儀式,表示對佛教的崇敬。在佛牙節,佛牙被裝在金龕裡置放在象王的背上,然後象隊護著象王沿街巡遊,鼓號緊隨其後,人們張燈結綵、歌舞陞平。

一九六一年應斯里蘭卡的邀請,北京靈光寺的佛牙也被請到斯里蘭卡。當佛牙專機抵達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機場,僧俗兩眾人山人海、高僧與政府首腦親自迎接,總理親自向佛牙金塔獻花。據說在安巴拉寺,人們還為了迎接佛牙用了三天時間專門修了一條路,就命名為「佛牙」。佛牙在斯里蘭卡巡遊兩個月,受到了數百萬人的朝拜。成為中斯文化交流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中斯比丘尼戒淵源

自從僧伽蜜多(Sanghamitta)長老尼在斯里蘭卡創立比丘尼僧團,到了一○一七年南印度入侵斯里蘭卡,阿奴拉特布拉淪陷之後,根據上座部佛教的教規,比丘尼僧團被廢止了。當時種姓制度在斯里蘭卡影響深遠,輕視女性的傾向十分明顯。反映在佛教之中,就是取消了比丘尼資格,祇有十戒女(她們守沙彌尼十戒,卻不能受具足戒,因此得不到僧伽的認可)。

然而,中國的比丘尼戒卻是從斯里蘭卡傳入的。據《比丘尼傳》的記載,公元四三三年,有以鐵薩羅為首的十一位斯里蘭卡比丘尼來到中國,舉行二部僧傳戒儀式,從此中國如法的比丘尼僧團才正式建立起來。

前些年斯里蘭卡佛教界準備禮請被譽為「中國第一比丘尼」的隆蓮法師重新回傳比丘尼戒,因各種原因未能去成。而更令人遺憾的是隆蓮法師於二○○六年圓寂。二○○八年二月四日,斯里蘭卡佛教文化交流中心的Kirama Wimalajothi Thero長老一行五人,抵達重慶華巖寺,就兩地佛教文化進行參訪交流。Kirama Wimalajothi Thero長老長期致力於比丘尼僧團的成立工作,準備再次禮請中國的法師前往傳授比丘尼戒,為中斯佛教文化交流寫下新的篇章。

天這樣藍,樹這樣綠,生活原來可以這樣的安寧和美麗!—— 台灣詩人席慕容的詩歌描繪了斯里蘭卡的迷人魅力。當斯里蘭卡人點頭時是表示否定,當他們搖頭時是表示同意,很奇怪吧?這就是斯里蘭卡的神秘! ■


HOME PREVIOUS
首頁 前頁

香港佛教聯合會
香港灣仔駱克道338號
電話 : 2574 9371

E-mail address電郵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