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鞋踏破心無礙 濁汗成泥意志堅

——記山東博山正覺寺仁達法師

 

◎錢湘寧


漫漫的歷史長河中,佛教猶如永恆的明燈,照亮芸芸眾生的心田。而佛教中不斷湧現出的潛修苦行的僧人們,更是在荷擔如來家業、弘法利生、淨化社會等方面發揮著巨大作用!

 

  近期《香港佛教》雜誌連續刊登從山東博山正覺寺出發三步一磕朝拜五台的仁達法師,他就是這樣一位嚴守戒律、精進苦行僧的典範。仁達法師未出家時已堅持早晚熏修、念佛參禪,出家後更是嚴守戒律並且日中一食,甚至不顧自己六十多歲高齡,多次從靜脈抽血抄寫血經……正如佛陀在世時讚歎大迦葉尊者:有人像你一樣修苦行,佛法就可以住世保存,如沒人修苦行,佛法就要滅亡!仁達法師正是以這種大無畏的精神化導群生,荷擔如來家業。

 

  就在這新年伊始萬象更新之際,我懷著無比崇敬的心情,並且代表《香港佛教》雜誌和諸多同道佛友採訪了仁達法師。(以下是本記者提問,仁達法師開示)

 

  記者:請問法師在長達五個多月的朝拜五臺山過程中,經歷了種種考驗與磨難,有何感觸?

 

  法師:千言萬語難以盡訴,就用朝拜圓滿時自己寫的《朝山偈》來總結吧:

 

  頭吻大地 心若止水

  千里叩拜 無怨無悔

  會否

  鐵鞋踏破心無礙

  濁汗成泥意志堅

  牛上南山 馬走平川

 

  記者:《香港佛教》雜誌自去年六月份以來連續十幾期跟蹤報導法師朝拜五臺山的經過,甚至在第543期《編者的話》裡把您比做唐玄奘大師和虛雲老和尚,這是本刊前所未有的「破天荒」,您對此有何感想?

 

  法師:仁達自知自己是個很普通的比丘,學識和修持都差得很遠,根本不能和高僧大德們相提並論。《香港佛教》雜誌作出這樣高的評價,其實是對所有守戒律、修苦行的出家人的鼓勵。自漢唐以來,佛教已經與中國傳統文化相融合,並且豐富發展了中國的傳統文化,成為中國文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佛教的嚴於律己和慈悲濟世的精神深入民心,佛教的興盛與否關係到國家和民族的興衰。因此無論出家和在家的佛弟子們都應該以戒為師,嚴守戒律,淨化我們的心靈。用自己的實際行動給周圍的人們做個好樣子,使社會更祥和、更安寧。

 

  記者:在生活中一直有這樣的現象,很多居士本來是好朋友,因修學的法門不同,都認為自己法門最好,每每爭論到面紅耳赤,最後別說成為同修了,幾乎連朋友也做不成,法師對此有何看法?

 

  法師:這個問題的原因,是一些信眾法門宗派之見太強,法執、我執太重造成的。弘一大師在《佛法宗派大概》中談到:佛法在印度古代時,小乘有各種部執,大乘雖亦分「空」「有」二派,但未別立許多門戶。佛教傳入我國以後,至隋唐時,便漸成十宗分立之勢。此十宗中,有小乘、大乘之別。而大乘之中,復有種種不同。吾人於此,萬不可固執成見,而妄生分別。因佛法本來平等無二,無有可說,即佛法之名稱亦不可得。於不可得之中而建立種種差別佛法者,乃是隨順世間眾生而方便建立。因眾生習染有淺深,覺悟有先後。佛法亦依之有種種差別,以適應之。譬如世間患病者,其病症千差萬別,須有多種藥品以醫治之,其價值亦低昂不等。不可僅尊其貴價者,而廢其他廉價者,所謂藥無貴賤,愈病者良。佛法亦爾,無論大小權實漸頓顯密,能契機者,即是無上妙法。故法門雖多,我們宜各擇其與自己根機相契合者而研習之,斯為善矣。

 

  《金剛經》云: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本人雖對十宗未做深入研究,但我認為各宗各派都有它的殊勝之處。故廣大居士切不能有對立或輕賤其他法門之心,把佛法的不二法門硬要爭個高低上下,這樣極不利於佛教的團結,甚至影響佛教的興盛,罪業就大了。常言道:僧贊僧,佛法興。為了佛教的興盛和信眾們的修行,佛教各宗各派一定要平等團結,相輔相成。

 

  記者:請教法師所在的山東博山正覺寺以何種方法修持?

 

  法師:正覺寺山門的對聯也即是整個寺院的發展目標和藍圖。

 

  上聯是:三乘普舉 無內無外

      抬眼普瞻 華嚴聖境;

 

  下聯是:十宗同繼 無你無我

      攜手同邁 靈山妙門。

 

  由此制定了博山正覺寺的修持方法。

 

  其口訣是:嚴守戒律 兼收並蓄

       地藏華嚴 禪淨律密。

 

  即:以戒為師;以顯為體;

    以密為用;解行並重;

 

  以地藏三經為根基,消罪業、知因果;

  以華嚴等經為津梁,習經教、明義理;

  以禪宗為要門,見心性、開智慧;

  以淨土為指歸,求解脫、了生死;

  以戒律為生命,淨三業、護戒體;

  以密法為舟翼,修次第、證菩提。

 

  記者:很多佛弟子皈依佛門多年,一直不敢受五戒,菩薩戒更是高不可攀,請問法師,戒律對於我們修行的重要性?

 

  法師:《華嚴經》云:戒為無上菩提本,應當具足持淨戒,若能堅持於禁戒,則是如來所讚歎。釋尊將涅槃的時候,阿難請問佛在世時以佛為師,佛滅度後以誰為師?佛說:「以戒為師」,所以我佛弟子,能持戒律,方有導師,若無戒行,等於無師傳!《大集賢護經》云:出家之人,當先護持清淨戒行,戒行清淨,則能獲得現前三昧,成就無上菩提。《像法決疑經》云:夫出家之人,為求解脫,先須離罪,以戒為首。若不依戒,眾善不生,如人無頭,諸相亦壞,名為死人!

 

  佛教是智慧的宗教。學佛可以開智慧、祛煩惱。怎樣才能開智慧呢?須依戒、定、慧三學來修行。所謂由戒生定,由定發慧。持戒是前提、是基礎。不持戒而學佛者,定和慧便無從談起。真正如理如法受戒之後,能夠得到清靜戒體,清靜戒體能夠任運自然地防非止惡,並可得到諸佛菩薩的加持,護戒菩薩的護佑。

 

  近幾十年來佛教的衰微有目共睹,很多人為此痛心疾首。一些出家人不是用功辦道,而是大搞名聞利養,比吃、比穿、比單金多少。還有的人把出家當作一種謀生的手段,根本不把戒律放在眼裡,甚麼事都做得出來。以至於出家人走在街上,許多人不是恭敬,而是鄙視,繞著走。原因是甚麼?除了歷史和社會的原因之外,一個重要原因是我們出家人自己不爭氣,戒律鬆馳,不堪為人天師表。要改變這種局面,必須從教育入手,從嚴淨毗尼抓起,把「以戒為師」落到實處。修行人要真修行,不是作樣子,更不要假修行。

 

  十二年前,地藏王菩薩救了我的命。為報佛恩,我發了三個願,其中一個就是三步一叩朝拜五臺山。二○○五年農曆二月二十一日,是普賢王菩薩的聖誕日,在山東省博山正覺寺觀音殿舉行了隆重的三步一叩朝拜五臺山起香儀式。儀式上,我宣佈了苦行頭陀要遵守的五條規矩:第一、三步一叩;第二、持金錢戒,我和跟香的三位侍者皆不接受信眾們的金錢供養;第三、不進飯館、酒店;第四、不住旅店、賓館;第五、不進信眾家宅、臥室。

 

  歷時五個月的朝山之行,我們師徒四人嚴格按上述五條行持,得到諸佛菩薩和護法諸天的保佑加被,得到沿途各地信眾的擁護和支援,克服了重重困難,終於圓滿。可見任何的修行要取得圓滿成功,持戒是何等重要!

 

  記者:現在全世界已經由工業化進入後工業化即信息時代了,而宗教事務條例中也提出宗教活動場所「自養」的原則,你對此有何見解?

 

  法師:在遵守國家法律法規和宗教政策的前提下,寺院和出家人是可以工禪並重的。原始佛教主張托缽乞食。佛教傳入中國以後,托缽乞食便與中國的民風民俗發生衝突。很多比丘,尤其是年輕比丘乞食很不易,阻礙了佛教的傳播和發展。經過幾百年的探索,到了唐朝貞觀年間,禪宗四祖道信大師提出農禪並重的口號,主張出家人既要念經、坐禪、禮佛修行,又要從事種糧種菜、種茶種樹等農業勞動,自己養活自己。解決了出家人的吃飯問題,使出家人能夠安心辦道,成就了許多人,也推動了佛教的迅速發展。百丈懷海禪師嚴守「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實踐原則,繼承了農禪並重、自給自足等精神,也確立了解行並重的生活風格。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四祖道信大師農禪並重的口號,恰恰是在山東博山正覺寺提出的。道信大師發明了一個名詞,稱出家人下地幹農活叫做「出坡」。「出坡」一詞傳到民間,至今博山區安上村及附近的農民仍然沿用著。

 

  新中國成立後,國內絕大多數寺院已經無地可種,出家人的生活來源成了問題。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北京的巨贊法師、海圓法師等曾組織出家人篩煤球、織手套等手工勞動,但沒幾年便被「化」掉了。目前寺院的經濟來源主要靠信眾佈施或門票收入,豐歉無常。有的寺院和出家人靠經懺收入,不能安心辦道。在這種大氣候下,儘管仍有許多出家人堅持精進修行,趕經懺、趕齋而賺取收入者亦為數不少。

 

  現在,世界已經由工業化進入後工業化即信息時代。既然農禪並重已經成為過去,是否可以工禪並重呢?各寺院可根據本地的情況,在不影響修行的前提下,組織安排出家人或常住居士每天從事幾小時生產勞動,譬如製造有關佛教內容的工藝品之類。「出坡」一詞可繼續使用,祇是將務農改為做工,解決出家人的生活來源問題。這樣,出家人既能安心修持,又能自食其力。弘開生產養寺,修行與勞動相互促進之新風。寺院和出家人有了固定的經濟收入,僧人病有所治,老有所養,寺院的修葺和維護等等一系列實際問題便迎刃而解。事實上,現在許多寺院的法物流通處、茶場等都是出家人或寺院常住居士在經營著,祇是未提到工禪並重的高度,未做更廣泛的經營。

 

  二○○五年三月一日起執行的中國宗教事務條例中,提出宗教活動場所「自養」的原則。這便為寺院開辦工廠,從事工業生產提供了法律依據。在遵守國家法律法規和宗教政策的前提下,寺院和出家人實行工禪並重,有益於國家和社會,也有益於寺院、僧人和廣大信眾,對佛教的發展和興盛會起到推動作用。

 

  記者:仁達法師,你從自己靜脈中抽血抄血經的用意是甚麼?

 

  法師:山東博山正覺寺是祖庭,梁武帝的國師寶志公和尚在此出家修道,禪宗三祖僧璨大師、四祖道信大師皆曾在此住錫修行。由於歷史的原因,千年古剎毀於一旦。應廣大信眾的請求,仁達冒昧領眾修復祖師道場。沒有國家投資,數千萬資金全賴信眾佈施,建寺談何容易!仁達自知自己福德不夠,祇好用自己的鮮血,抄寫血經,供養三寶,與施主結緣。以祈求諸佛菩薩慈力加被,報答諸位大德的佈施功德,早日建成山東博山正覺寺。何況仁達從出家之日起,便將自己的一切乃至生命交給了三寶,抽血寫經是很平常的份內之事。

 

  正覺寺的目標是為了給真正修行人提供修行的場所,不存宗派之爭,圓融平等,提倡十宗攜手,消除門戶之見。建設正覺寺非仁達一人之力,而三乘普舉、十宗同繼更非仁達一人所能為,望世界各地有志之士來博山正覺寺住錫修行、支持正覺寺,讓我們攜起手來弘揚正法,振興佛教!

 

  原來,仁達法師不僅是一位潛心苦修的出家人,更是一位有思想、有學問的智慧比丘!數千里三步一叩朝拜五臺山,祇是十二年前法師為了報佛恩,發了三大願的其中之一個。如今法師用身、口、意讓我們知道了持戒的清淨,用信、願、行給我們作出了表率,讓我們共同祝願博山正覺寺早日順利建成,功德圓滿!

 

  將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最後應廣大信眾的要求,公佈正覺寺的聯繫方式:

 

啟建單位:山東省博山正覺寺

聯繫人: 釋仁達

聯繫地址:山東省淄博巿

     博山區安上村

郵  編:255214

電  話:0533-4205918

傳  真:0533-4208918

綱  址:www.zhengjuesi.net

開戶銀行:中國銀行淄博巿博山支行

戶  名:山東省博山正覺寺

帳  號:409970569408091001


HOME PREVIOUS
首頁 前頁

香港佛教聯合會
香港灣仔駱克道338號
電話 : 2574 9371

E-mail address電郵地址